|
|
|
|
|
|
|
|
|
|
 
站内公告:
·通告:雁荡山能仁寺即将举行观音七法会   ·雁荡山能仁寺作息时间表   ·热烈祝贺:本寺网站正式开通了!  
本寺方丈
eee
eee
能仁寺电视专题介绍片
  点击图片 在新页面中播放
热门文章
台湾中国佛教会心茂大和尚一...
南普陀寺悟鼎法师闭关九年今...
法会庄严 功德殊胜——南普陀...
福建省南靖县紫云寺隆重举行...
喜庆梦参长老98岁嵩寿 五台山...
南普陀寺隆重举行传授五戒法...
2009国际济公文化节暨海峡两...
梦参老和尚回山讲法三日 南普...
南普陀寺组织僧众于清明期间...
妙湛老和尚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站内搜索
关键字:
类 型:
   
站内统计
现共有文章:
931
现共有图片:
4196 张佛教图
般若文海有:
近5000 本书籍
视听在线有:
1000 多个视频
现共有音乐:
235 首佛教音乐
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教内新闻
道听途说:探秘法门寺佛骨舍利 是谁从天竺请回?
作者:管理员 出处:互联网 能仁寺

加入时间:2009-4-3 15:53:50 点击数:1438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道听途说:探秘法门寺佛骨舍利 是谁从天竺请回?


鎏金双凤纹银棺,整个小银椁置于一座雕花的金棺床上。棺床壶门座形,前后分别有五座月亮门(门形似月),左右两侧是雕花帝帷。第二枚舍利就置于鎏金银棺内。


佛指舍利

2008年11月9日,名震海内外的佛教圣地法门寺迎来法门寺博物馆建馆20周年纪念。这里珍藏着20年前出土的2000多件唐代珍宝,其中最令人惊叹的,是数位大唐皇帝6次迎请、随后在地宫中密藏了1113年的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

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从遥远的印度把佛指舍利迎请到中国,又为什么要瘗(yì)藏在法门寺?数千年来,史料典籍对此并无明确的记载。这,一直是个千古之谜。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景富日前向本报首次独家披露他多年来的研究成果。陈景富大胆推断:正是大名鼎鼎的玄奘法师,取得了真经,也请来了佛指骨舍利——时间追溯到1981年。距西安110公里的扶风法门寺。

这是8月的一天。连绵阴雨似乎永远也停不了。夜半,突然只听轰的一声,历经300多年的法门寺砖塔半边坍塌了。剩下东边半个残塔,又在风雨中昂首5年,最终也塌成一堆瓦砾。

寺塔的倒塌却不全是坏事——1987年,当人们为了重修佛塔、发掘地宫时,沉睡了千年的一件件唐代珍宝重见天日。

但这些宝贝跟随后惊现的另一个宝贝相比,都算不了什么。

又是一天凌晨,一具鎏金银函被小心翼翼打开,一层又一层,解开金锁、解开黄绸包裹,八重宝函最里面是座金塔,塔庭银柱上套着一个色白如玉的指形管状物——是佛指!

这天是5月5日,农历四月初八,佛祖释迦牟尼诞辰日。密藏千年的佛指骨舍利在这一天重返人间,更增添了神秘色彩。随后几天,又有3个宝函被发现,各藏一枚佛指。有个貌不惊人的生锈铁函里藏着的指骨色泽微黄、骨质致密——这与文献典籍中的记载一模一样,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鉴定,这正是佛祖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即“灵骨”,其余3枚是“影骨”。赵朴初诗云:“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映三江。”

佛指骨舍利出现,世界为之震动。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说:“我不是佛教徒,不想去探索考证。但是,这指骨舍利在13层宝塔下埋藏了千年,只是它这一把年纪不就能让我们肃然起敬吗?我从来没有想到,唐朝‘迎佛骨于凤翔’的佛骨竟然还存在于宇宙间,就在我们眼前……”

同样感慨不已的还有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景富先生。作为长期研究佛教的学者,他参加了陕西省政府当年组织的法门寺文物评审会,并撰有专著《法门寺史略》。在这部写于近20年前的论著中,陈景富留下一个持续多年的疑问:“法门寺真身佛指骨舍利究竟从何处来?由谁瘗藏于此?是什么时候开始瘗藏的?诸如此类许多谜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这个千古谜题,很多学者都想弄个明白。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李斌城先生在一篇《法门寺文化与法门学》的序言中也提出:“放置在地宫的佛指骨舍利是什么人怎样从遥远的天竺送到法门寺的?”

多年来,陈景富翻遍史料典籍,试图探寻谜底。终于在不久前写出一篇13000字的研究论文《法门寺佛指骨舍利与玄奘大师的关系揭秘》。陈景富认为,是人们熟知的唐僧玄奘法师去西天取经时,请回了佛指骨舍利,并密藏于法门寺。 事情果真是这样的吗?这其中又隐藏着多少个待解之谜呢?

谜之1:谁推动了世界各地供奉佛舍利?

要弄清“谁请来了法门寺佛指骨舍利”,陈景富认为,先得从佛教的舍利供养说起。

史书记载,印度当年有两次大规模的佛舍利崇奉供养活动。一次是释迦牟尼涅槃荼毗(即火化)后,摩揭陀国等8国修塔供养释迦牟尼佛舍利。到了孔雀王朝阿育王(当政于公元前3世纪)时期,他将8国供养的佛舍利重新收集起来,用八万四千个宝瓶盛舍利,放入八万四千个金银琉璃宝匣内。传说,法力无边的阿育王“役使鬼神,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在世界各地修造起八万四千座塔”,史称阿育王塔,供养佛舍利。

陈景富认为,印度供养佛舍利,一是为了尊师敬亲,把释迦牟尼当做恩师来尊崇;再就是扩大佛教影响,避免各国纷争。而阿育王在印度统一之战中杀人如麻,后悔不已,于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求助于佛教,造塔供养佛舍利以示信仰,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谜之2:谁推动了中国供奉佛舍利?

翻阅了大量佛教典籍,陈景富发现,中国早在魏晋南北朝时,就有《杂阿含经》、《般泥洹经》等经典记载着供养佛舍利的内容,在南京、洛阳等地也出现了多座供奉佛舍利的阿育王塔。

到了隋代,隋文帝杨坚推行佛教,模仿阿育王在神州大地上普建佛塔,使佛舍利在中国的崇奉走进鼎盛。

要说这位隋文帝,与佛教、与陕西,渊源深厚。杨坚出生在同州,也就是今天的陕西大荔。传说有个印度僧人找到杨坚,给了他“一裹舍利”,说,“此为大觉(佛)遗身也,檀越(施主)当盛兴显,则来福无疆。”说完不知去向。杨坚当了皇帝后三次下诏,修造了100多处佛塔,然后将舍利装入琉璃瓶,一路焚香,送往全国各佛塔供奉。

隋文帝的这一举动影响了东邻的新罗、高句丽,两国使者就各请了一枚舍利回国,照着中国的样子建塔供养。

陈景富发现,在这些历史记载中,虽然到处都写着“佛舍利”,但没有一处明确出现“佛指骨舍利”的字样。“佛指骨舍利”似乎是突然间就出现在大唐皇帝的尊奉之中,这让陈景富多年的探究找到一个足以“突破”的关口。

谜之3:法门寺舍利如何变成佛骨舍利?

大唐皇帝姓李,自称是道教祖师老子的后人,所以一开始,唐朝皇帝对佛教并不推崇。唐太宗李世民甚至一度认为佛教是“弊俗之虚术”。但大唐之所以兴盛,就在于胸怀包容。唐太宗不以个人好恶来治国,而是顺应民间逐渐升温的尊佛,以一种对外来文化吸收的态度,“示存异方之教”。唐太宗晚年皈依了佛教,自称是“菩萨戒弟子”,修建佛寺、支持译经。

历史上,唐太宗与法门寺的渊源,是他在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敕令开示佛舍利”。因为“古老传云:此塔一闭,经三十年一示人,令生善”。这是大唐皇帝第一次将法门寺所藏的佛舍利“示人”。据说开示果然出现了“令生善”的灵异现象:唐《法苑珠林》中记载,“既出舍利,通现道俗,无数千人,一时同观。有一盲人,积年目瞑,努眼直视,忽然明净。”

盲人见了佛舍利,居然“复明”了,可见佛舍利的法力有多厉害。陈景富认为,这段传说意在说明,此次开示佛舍利,使得唐皇室与老百姓达成一种共识,马上得天下的李唐王朝由此开始温和的贞观之治,法门寺也获得了国寺的地位。

随后,唐高宗李治在显庆四年(公元659年)首次以皇帝身份开启地宫迎请佛指骨舍利到长安、洛阳供养长达两年。等到送舍利回地宫时,皇后武则天出主意,以天子之仪的九重金棺银椁瘗藏,可谓尊崇至极,无以复加。后来,她还将自己的“一腰绣裙”送进地宫供养舍利。

武则天即位后,改国号为周,自称圣神皇帝。武则天14岁就入宫给太宗当才人,太宗死后,她被送到感业寺做了比丘尼。后来被高宗看中,再次入宫,直到称帝。或许,在武则天看来,能够东山再起,都是佛的庇护。公元704年,82岁的武则天再次迎奉佛指骨舍利供奉。

可是,第二年,武则天就死了。唐中宗李显复位后,公元708年,他割下自己以及皇后、子弟等7人的头发“下发入塔”,供养舍利。要知道,自古“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稍有损伤”,下发供养就是以身供养。陈景富说,唐皇室尊奉佛指骨舍利真是愈演愈烈。

其后,除了唐玄宗李隆基对道教情有独钟,“满30年未启塔迎奉”外,唐肃宗李亨、唐德宗李适、唐宪宗李纯、唐懿宗李漼在一百多年间,又4次迎奉佛指骨舍利。咸通十五年(公元874年),唐僖宗李儇送佛指骨舍利回法门寺地宫。佛指骨舍利由此密藏于地下1113年。

陈景富一一查阅了几乎贯穿唐朝近300年历史的皇帝迎奉佛指骨舍利的故事,问题也就浮出水面了。

多年以前,陈景富在撰写《法门寺史略》时,曾梳理过典籍中记载的唐贞观以后法门寺佛舍利的种种描述。他发现,在贞观五年以前,法门寺佛舍利的描述状况是笼统且不明确的:最初,人们见到只是一块“方骨”,“或见如玉,光白映彻”。而显庆时已变成“形状如小指初骨,长寸二分,内孔方正,外楞亦尔,下平上渐,内外光净……”而且逐渐出现了“凤翔法门寺塔有佛指骨”、“……护国真身塔,塔内有释迦佛指骨一节”等确切的“佛指骨舍利””字样。

这种记载上的突变,是否意味着舍利是并不相同的两枚呢?陈景富不敢断言,但他认为:“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法门寺佛真身指骨舍利的首次出现,是在唐高宗显庆五年那次迎奉活动的记载中。”

这就有意思了——隋文帝时各地“供养佛舍利”、唐朝皇帝“迎奉佛指骨舍利”,这偏偏就多出来的“指骨”,怎么就突然出现在法门寺的呢?

一个关键性的人物此时进入陈景富的研究视野。他,就是生活在唐太宗、高宗时代的玄奘法师。

谜之4:谁第一次明确记载了佛指骨舍利?

陈景富发现,第一次明确记载了佛指骨舍利的不是别人,正是玄奘。在玄奘记载之前,所谓佛舍利的描述,有顶骨、指甲、牙齿、头发、肉身舍利等等,却没有出现过“佛指骨舍利”字样。

而玄奘所著《大唐西域记》卷第八“摩揭陀国上菩提树垣北门外摩诃菩提僧伽蓝”中这样记载:“菩提树北门外摩诃菩提僧伽蓝……有如来舍利。其骨舍利大如手指节,光润鲜白,皎彻中外。”

这里的“摩诃菩提僧伽蓝”就是大菩提寺,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得道的地方。陈景富认为,在这样一个地位崇高的寺院里,供奉佛指骨舍利,理所当然。不过,玄奘本人对目睹佛指骨舍利的记载有点过于简单了。陈景富在玄奘法师的弟子慧立所撰写的《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以及玄奘同时代的高僧道宣律师所著《续高僧传玄奘本传》中,找到了更为丰富生动的描述。

话说玄奘到了西天印度,某年十二月三十日,也就是中国的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大菩提寺出示“状人指节”的佛指骨舍利,供人观瞻礼拜,一时间“天雨香花,大放瑞光”。

“奘初到此,不觉闷绝,良久苏醒。”玄奘亲眼目睹了佛指骨舍利,居然激动得晕倒了。过了一会醒来,“恨居边鄙,生在末世,不见真容,倍复闷绝。”他恨自己不能跟佛祖生于同一个时代,于是又晕过去了。

当晚,玄奘研习经文,“忽失灯明”,但户外“通明晃朗”,出门一看,只见佛塔上“飞焰光辉”,接着又闻到满院“异香芬氤”,“乃见有僧手擎舍利,大如人指,在树基上遍示大众,所放光明,照烛天地”。

陈景富研究发现,在中国佛教经典文献中,有关佛指骨舍利记载的最原始资料只有这么三条,而玄奘记载的最早,慧立和道宣的次之。而这些记载真实可信。道宣律师与玄奘法师是同时代的高僧,玄奘求法回国后,先后在弘福寺、大慈恩寺从事佛经翻译,道宣律师即是辅助玄奘译经的9名高僧大德之一,与玄奘共事14年。

根据这些记载,有两个地方几乎一前一后出现了佛指骨舍利:一处是玄奘法师在印度的大菩提寺亲眼目睹,一处是中国扶风法门寺塔下瘗藏的“真身指骨”。 陈景富试图把两个点连在一起——是玄奘法师把佛指骨舍利从印度的大菩提寺请回中国的吗?

谜之5:是唐僧从印度请来了佛骨舍利吗?

陈景富认为,从玄奘法师传承佛法的角度分析,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首先,印度的大菩提寺是释迦牟尼成佛之地,也就是佛法源头所在地,因此具有非同寻常的特殊性。在此地瞻礼佛指骨舍利,是玄奘整个西天取经行程中最具轰动效应、最具指标性的事件。两次晕倒,说明玄奘的期待、渴望有多迫切。

而求法回国后,玄奘通过笔记、口传,将大菩提寺佛指骨舍利及其瑞象第一次介绍、传播到中国,也就是说,世上有佛指骨舍利存在是玄奘首次在中国披露的,接着由他的弟子和同道广泛宣传。

此外,陈景富在慧立所著的《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看到这样一个故事:还在西天取经的玄奘梦见印度寺院荒芜,变成一个牛棚,僧侣也都四散。文殊菩萨现金身对玄奘说:“汝可早归。此处十年后,王崩,印度荒乱,恶人相害。”看似只是一个梦,但陈景富认为,说白了,这个所谓的梦其实是玄奘对印度当时政治、宗教发展形势的观察和判断。当时,印度的佛教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而玄奘经过多年的求法、磨砺,在印度无人能够与之抗衡。玄奘由此产生继承、弘扬、佛法“舍我其谁”的历史责任感,他渴望通过努力,在故土神州建立一个新的弘扬佛法的家园。陈景富认为,这不仅需要崇高的理念来支撑,按照佛教教义,佛真身指骨舍利就成为一个能引起举世瞩目的象征。

因此,陈景富做出一个大胆推断:玄奘从印度大菩提寺请得了佛指骨舍利,带回了中国。当然,这个推断目前无法得到史料典籍记载进一步的印证。为何玄奘本人也“秘而不宣”呢?陈景富认为这是为了显示佛指骨舍利的神秘。

而为何要将佛指骨舍利瘗藏在法门寺,而不是玄奘译经的大慈恩寺呢?这个问题比较简单——因为法门寺是皇家寺院,级别等同于印度的大菩提寺,自然是瘗藏的圣地了。

据《宋高僧传唐京兆西明寺道宣传》记载,道宣律师曾“送真身指骨舍利往扶风”,他在撰写《集神州三宝感通录》时对这枚佛指骨舍利的形制做了详细描述:“其舍利,形状如小指初骨,长寸二分,内孔正方,外楞亦尔,下平上圆,内外光净。”他还将亲自“内(纳)小指于孔中”,而且““恰受”,“便得胜戴,以示大众。”

千年之后的今天,人们看到的佛指骨真身舍利,长40.3毫米,宽17.55~20.11毫米,腔径13.75~16.5毫米,重16.2克。这与《集神州三宝感通录》的记载,以及同佛指骨舍利一起出土的《大唐咸通启送岐阳真身志文》碑所记,完全吻合。


  • 上一篇新闻: 福建省南靖县紫云寺隆重举行奠基典礼仪式
  • 下一篇新闻: 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在台北圆满闭幕

  • Copyright 2009-2013© www.ydsnrs.cn. All Right Reserved Design 设计版本:沙门 后台管理
    寺院地址:中国 浙江省 温州市 雁荡山风景区 能仁寺 邮编:325614 电话:0577-62243848 传真:0577-62242055
    注意:浏览本网站时需要使用IE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1024*768的全屏模式浏览。 中华人名共和国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编号:浙ICP备09004491